八一中文网 > 唐朝好驸马 > 第三章 唐朝好媳妇,妘娘
<!--style="display:none;"-->
  第三章唐朝好媳妇
  座寺庙叫普贤寺占地很大看去颇具规模而傲娇娃所指和尚庙却普贤寺旁边座小庙里围墙斑驳墙角也有几缺口两小娃儿协助能翻进去大门红漆也已脱落将老旧木板裸露出
  小庙后面确有菜园子再远些则片荒地此时荒地则长满丛丛、簇簇白色、粉色花朵本还以为只有点点没想到么多少说也有三、四亩
  在看到些花朵时候脸部肌肉都要笑抽他当即朝那花丛扑进去手脚并用地摘朵跟喇叭花有几分相似白花
  种白花其实棉花花铃农村出娃棉花自然再熟悉过些花铃马会吐絮很快会变成棉絮旦变成棉絮能全部采摘下编制成棉布在年代布匹、粮食和银钱都对等些棉花只要织成布能直接换粮食
  眼下最要做件事手工搭建织布机
  尽管历史行读书时候生物化学点都没学进去所以没有办法制造火药什么但他全能型水电工
  所谓全能型什么都会点天有时候要跑十几家工厂什么都修
  辛辛苦苦好些年为攒老婆本结果在赶工时候半道被车撞飞醒被熊孩子尿脸
  过总算老天垂怜给么好媳妇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让她幸福快乐
  看眼左右见四周没人将身体里边袄子脱下摘取些已经成熟棉絮包裹起转身回家
  还未进家门看到身穿官服男人领三狗腿晃晃荡荡得推开家篱笆门
  他赶忙抱棉絮过去那带丝丝惊恐和无助声音传出她没有办法说话只能咿咿呀呀
  怎么没粮?
  穿官服男人冷哼声对边人说:搜!
  很快几人进屋转圈出摇摇头:头儿啥都没有屋子里比我腚还要干净
  穿官服男人直直得盯故作凶神恶煞沉声说:我次你家婆婆说田地都卖要给儿子娶媳妇没粮还;次你家婆婆死我也好计较;次倒好家里直接被人搬空小子我们也只小吏该做都已经做现在你没有办法逃我家官已发话今次要再交粮把你自己卖去当官妓!
  也只再普通过农家女哪里见过种阵仗吓得脸色发白颤颤巍巍地后退
  穿官服男人扬手顿喝:带走!
  急忙冲前大喊:等下!
  他迅速掠过官差冲到面前将怀里棉絮都塞给她对她说:你去后院把那只老母鸡抓过
  连连摇头那速度都快成拨浪鼓
  那只老母鸡金贵呢它每天下鸡蛋家里唯营养源那些鸡蛋都让给做成蛋花汤平日里她自己最多也只舔舔蛋壳里蛋清
  用双手将头儿捂住正色且严肃地说:难道那只老母鸡还比你性命重要么?听话快去!
  才半低头委委屈屈地转过身去后院
  转身立马换张笑脸对眼前官差嘿然笑道:位官大哥……
  敢在下姓高名亮过只催粮小吏而已公子还直接称呼我姓名吧
  哎哟哪使得呀笑嘻嘻得凑去对高亮说高大哥我家里情况你也知道家里所有什物都换银钱老才刚入土呢你们催粮
  有道伸手打笑脸人到底也读书人样放低自己姿态高亮也实在好太咄咄逼人但他还表明自己立场:你家事我们管头怎么说我们怎么做也只混口饭吃而已
  理解理解
  猛点头时候提竹篓子过里头放只羽毛鲜艳、肥硕老母鸡看老母鸡模样知道平日里没少照料它
  将竹篓子接过递给高亮高亮后退半步敢接:公子你作甚?
  粮呢我们指定要交毕竟国法过法理外乎人情嘛先拿只老母鸡垫垫底高大哥您回去再跟官说说让他通融下说再过……十日我定将粮亲手奉!
  高亮犹豫下才对边人使眼色待对方将鸡篓子接过去他轻轻叹说:公子希望最后次
  放心绝对最后次!
  待对方离开才长长吁出口气
  转过身发现正垂头双手交叠于腹部俊俏脸满忧郁之色
  走前对笑说:好别泄气我已经找到生计门路呢
  显然毕竟自家夫君有几斤几两她再清楚过但见么兴致勃勃她还报以微笑想扫兴致
  而也知道空说无益将那些棉絮都收拾到屋里随后又从屋后头提空竹篓再去小庙后面荒地摘取已经成熟棉花
  忙下午
  入夜还给准备两张饼和碗蛋花汤鸡蛋家里硕果仅存
  坐在门槛对身边招招手她微微歪头脸茫然地走过
  待靠近突然伸手前把揽住她身子让她坐在自己怀里
  整人都懵呆愣愣得水汪汪眼眸子定定地看白皙脸庞很快泛红霞娇嫩得仿佛能挤出水
  别看身子瘦弱但入怀之后发现她身子酥软无比尽管从没有擦粉但她身有股淡淡香馨闻很舒服
  咱们吃饭
  说用手撕开干饼递到略泛白唇瓣边
  摇摇头对比划几下又指指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