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次元法典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散华礼弥的身世 下

第七百六十八章 散华礼弥的身世 下

当方正驾车带着礼弥来到她的家时,已经是黄昏时分。Ww.la
  
  “真不愧是大小姐,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
  
  看着不远处那座庞大的庄园,方正不由的感慨起来。虽然严格来说,他的天道宫比这个庄园要大几百倍,但事实上方正所住的公寓甚至还没有散华女校的校舍来的大。和很多人不太一样的是,方正其实更喜欢那些小而紧凑的房屋,而不是大到可以闹鬼的地方。
  
  “我是想不通为什么有钱人都喜欢建这么大的屋子,难道他们就不觉得冷清吗?”
  
  “谁知道呢,大概就和笨蛋都喜欢高处是一个道理吧。”
  
  一面说着,小黑一面向后望了一眼。
  
  “不过大哥哥,你确定把她带回家里去是个好主意吗?我怎么看她似乎很害怕啊?”
  
  “你就不懂了吧,这叫近乡情怯。”
  
  方正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礼弥,此刻这位大小姐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看起来弱小,无助又可怜………
  
  “她一定是太激动了,所以才会这样啦,很正常的。”
  
  “我怎么感觉看她的样子就好像是要上刑场一样?”
  
  小黑明显并不这么认为,她转过头去,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礼弥,然后摇了摇头。
  
  “我说大哥哥,你确定真要把她带过去?”
  
  “当然,既然她对自己家有这么大的反应,那么只要受到一些刺激的话,应该就能够恢复记忆了吧………有时候刺激疗法也是必须的。”
  
  说着话,方正又是一脚油门踩下,下一刻就看见越野车轰鸣加速,“砰”的一声直接撞飞了庄园门口的大铁门,接着就这样穿过已经杂草丛生,无人打理的花园和草坪,就这样来到了庄园主建筑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看来这里也被废弃了啊。”
  
  走下车来,看着眼前半开的大门,方正也是不由的感慨了一句。接着他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身后。
  
  “那么,就麻烦礼弥小姐你给我们带路………你躲什么?”
  
  此刻方正惊讶的看见礼弥正瑟瑟发抖的躲在自己身后,虽然带着头盔,但是看她的样子就可以得知,对于礼弥来说,回家显然不是什么值得让她高兴的事情………不,这已经不是考试零分回家见家长的级别,这差不多就是要进监狱判死刑的感觉了。
  
  “没办法,我们先进去吧。”
  
  看着礼弥躲在自己后面死活不肯露面的样子,方正也是无奈的耸耸肩膀,接着走进了眼前的大门。
  
  虽然整个房子很大,不过对于方正来说,想要找到礼弥的房间并不困难,毕竟按照一般的“设定”,所谓女主角基本都住在二楼,而且都会在自己的门上挂一个名牌………看,找到了。
  
  看着眼前挂着写有“礼弥”两个字的门牌,方正伸出手去推开房门,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房间———和自己想象之中一样,完全的大小姐的闺房,至少从外表来看,这里并不像是会有什么特别的任务道具…………这也是当然的,毕竟方正带礼弥来这里,就是为了让她能够清醒过来,恢复记忆啊。
  
  “那么,礼弥,你来看看吧。”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侧过身,让躲在自己身后的礼弥走进了房间。或许是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的缘故,在这里礼弥的感觉不像在外面那么紧张了,只见她缓步走进房间,伸出手去抚摸着自己的梳妆台和书桌,看起来似乎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一般………
  
  接着,方正便看见礼弥坐在书桌前,拿起了笔记本开始………做起了作业。
  
  “……………”
  
  真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孩子啊。
  
  看见这一幕,方正连吐槽都吐不出来了。他多少能够理解为什么礼弥会变成这样,因为身处在熟悉的环境之下,所以她的身体和大脑正在逐渐恢复记忆。而这些事情都是少女日积月累,天长地久的本能反应。这就好像一个人哪怕睡的迷迷糊糊,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在自己的卧室里找到书桌和床还有门的所在地一样,即便她自身没有自我意识,她的身体也早已经记住了这一切。
  
  而眼下,方正正是通过让礼弥的身体本能觉醒,从而刺激她的大脑,让她逐渐恢复意识。
  
  虽然方正也想过好几种方式,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礼弥回到房间之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做作业………这也太真实了吧!
  
  你看这日本精英教育都把孩子摧残成什么样了,连变成丧尸了都不忘记做作业———这肯定是制度的错。
  
  “大哥哥,大哥哥!”
  
  就在方正感慨日本的严苛教育把人变成鬼………不对,变成丧尸的时候,只见小黑轻手轻脚的来到他的身边,伸出手去戳了戳方正,带着几分贼兮兮的笑容望向他。
  
  “嘿嘿嘿,我找到了好东西哦,你要不要看看?”
  
  “嗯?什么好东西?”
  
  听到小黑这幅卖关子的口气,方正也是好奇的转过头去望着她,随后只见小黑拿着一本厚厚的相册,对着方正晃了晃。
  
  “这个,这可是好东西哦?”
  
  “相册?这算是什么好东………噗!!”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顺手从小黑手中拿过相册翻开,但是在看见其中第一张照片之后,他差点一口老血就喷出来了!
  
  只见在照片上的,是一个大概三四岁的短发女孩,她全身一丝不挂,手里抱着一蓝花———好吧,虽然这篮花很巧妙的遮蔽住了所有需要打码的部位,但是也不能够掩盖这张照片的本质啊!
  
  什么鬼?日本人玩艺术照从这么小时候就开始了?
  
  方正惊讶的翻着相册,只见在相册之中的女孩一年年长大,发型也开始变化,很明显,这相册里所拍摄的………正是散华礼弥。
  
  “你从哪儿翻到这东西的?”
  
  “从那边卧室的保险柜里。”
  
  一面说着,小黑一面指了指对面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房间。
  
  “我本来还以为能够找到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没想到居然还真被我找到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的确够见不得人的。
  
  “不过话说回来………谁会拍这么变态的照片啊。”
  
  合上相册,方正一整个不可思议,虽然按照常识来说,长辈拍下晚辈的成长照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可不包括果体艺术照啊!而且看起来是每年都有在拍照………这简直就是变态………不,这根本就是变态啊!
  
  “这就是礼弥不敢回家的原因吗?”
  
  “我想应该是吧。”
  
  小黑也是带着同情的目光望着正坐在书桌上“写作业”的礼弥。
  
  “我要是摊上这么个家人,我也不想回来啊………”
  
  “嗯………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是我们也要做个实验才能确认啊。”
  
  “实验?大哥哥你打算做什么实验?”
  
  “很简单。”
  
  面对小黑好奇的询问,方正微微一笑,接着拍了拍手中的相册。
  
  “我们来给她拍张照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