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次元法典 > 第七百零六章 这就是送给你的回礼!

第七百零六章 这就是送给你的回礼!

这种感觉对于方正来说并不陌生。Ww.la
  
  冰冷刺骨的寒意顺着全身的血管一路流淌到灵魂的深处,所带来的痛楚让人感觉就好像被火烧一样,内心的黑暗开始涌动,浮现,仿佛有人往燃烧的热情之火中投入了炸弹一样,只等着合适爆炸………
  
  这是深渊的力量,人性的黑暗面,黑暗之魂的力量。
  
  果然,烧掉他是个正确的选择。
  
  一面忍受着这股力量的侵蚀,方正一面暗暗在内心深处幸庆,深渊,黑暗,邪恶,这些是每个世界都会有的东西。有光就有暗,这也是为什么他当初选择将深渊之火同样保存下来的原因。方正并不打算成为一个圣人,凡事都有两面,他在翠和夏世这些孩子面前,当然会展现出他温和平静的一面,他也会给四糸乃讲睡前故事,或者去咖啡店里喝一杯由智乃泡的咖啡。
  
  但是另外一方面,当他遇到敌人时,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斩杀,一旦确认对方对自己造成了威胁,那么方正的第一反应就是杀掉对方,根除威胁,斩草除根。
  
  就好像在夏娜的世界里一样,方正觉得夏娜不错,但是他讨厌那个女仆,于是方正利用预言法师的力量给了对方一个选择———她的死亡让夏娜很伤心,但是对于方正来说却是不痛不痒,因为他并不喜欢那个女人,而且也不会因此产生任何愧疚。
  
  当然,这件事他也不会让夏娜知道,毕竟严格来说,方正除了改变旅行的方向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做”。
  
  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他们善良又邪恶,聪明又愚蠢。如果只因为想要一面而舍弃另外一面的话,那么就不再是人类了。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要接受这一切。
  
  人性之恶。
  
  方正闭上眼睛,很快,灵魂祭祀场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在那里,防火女早已经准备就绪。
  
  “灰烬大人。”
  
  “我知道,接下来的交给我。”
  
  “好的。”
  
  听到方正的回答,防火女向后退开,而方正则走到祭台前,他望着位于正中心的灵魂之火,接着伸出手去,放入灵魂之火中,用力握紧。
  
  下一刻,四周的一切开始翻转。
  
  原本温暖的,橘红色的火光瞬间变成了青白色的,冰冷的火光。四周原本华丽的祭祀场也变成了一片残破的废墟。与燃烧着“魔法之火”“生命之火”“秩序之火”,井井有条的祭祀场不同,这里的废墟看起来混乱不堪,而且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祭坛都没有,只有一大堆篝火在原地燃烧。
  
  “…………………”
  
  方正紧握的右手开始颤抖,伴随着他的动作,在废墟的缝隙,阴影之中的黑暗开始流淌,缓缓的向着篝火靠近。
  
  这是他利用“深渊之火”所制造出来的“祭祀场”。
  
  在察觉到利用灵魂之火燃烧柴薪时会吸收灵魂的本质时,方正就想到了这样的解决办法,毕竟所谓堵不如疏,一味的将这些黑暗的力量排除在外是不可取的。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那么在方正看来这就好像是在对自己种疫苗,通过培养深渊的黑暗之魂来产生对类似力量的抵抗力。
  
  不仅如此………
  
  “果然来了。”
  
  看着那些仿佛被吸引般向着深渊之火流淌而来的黑水,方正嘴角微微翘起,所谓同性相吸,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东西,不管它是叫人类恶还是黑暗之魂,其本质都是一样的。因此在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一定会寻求共鸣,并且和与自己性质接近的存在融合。而这,就是方正设置深渊之火的另外一个目的。
  
  陷阱。
  
  利用这些混沌黑暗力量的共鸣吸引它们集合,然后慢慢的将其一网打尽。
  
  但不是现在。
  
  方正再次睁开眼睛,此刻火焰已经散去。
  
  这里并不是适合慢慢“研磨”人性之恶的地方,这里是敌人的战场,而且还有其他的从者在………
  
  想到这里,方正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阿塔兰忒。
  
  纤细,美丽的女猎人,头发虽然没有经过精心的处理,但是配合她那锐利的眼神和美丽的脸蛋,却带着一种野性的美感。想要蹂躏她,将她压在身下,驯服这头野兽,让她从傲慢的雌狮堕落为听话的母狗………
  
  深渊的侵蚀已经开始了。
  
  强行压下了内心的*之火,方正直接举起大剑对着眼前的墙壁用力一挥,只见剑光闪过,厚重的墙壁仿佛豆腐般轻而易举的被切开,呼啸的寒风从切口之中浮现,接着方正三步并作两步的就留这样冲出了缺口,直接跃入了外面天空之中,向下冲去。
  
  “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方正的离开,阿塔兰忒皱起眉头嘟囔了一句。虽然她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是最后对方看着自己的那一眼明显已经表现出了“不要跟过来,否则后果自负”的警告意思。这让身为英雄的阿塔兰忒相当不爽。
  
  不仅如此,在察觉到对方的眼神时,阿塔兰忒甚至还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战栗和恐惧,就好像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什么人类,而是某种来自洪荒的恐怖巨兽一样。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这时候她应该回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越不想让阿塔兰忒跟过去,她却反而越是想要跟过去。作为一个从者,居然在一个人类面前退却,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对于阿塔兰忒来说这可都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至于那个年轻的神父………阿塔兰忒对他可从来没有好感,而且还有lancer和assassin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那么,就让我去看看,这个该死的混蛋究竟是何方神圣吧!
  
  想到这里,阿塔兰忒也三步并做两步的冲到缺口前,纵身一跃。
  
  “咚!!”
  
  方正重重的落在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地面都为之颤抖了一下。他抬起头来,望了一下四周,这里似乎是森林的深处,远处依稀可以看见千界树城堡的影子。看起来那个空中要塞在夺走大圣杯之后就离开了,目前………他喵的现在谁还管的了这么多啊!
  
  方正摇了摇头,接着闭上眼睛,他举起双手,将漆黑大剑放在手中握紧。很快,深渊的火焰开始在剑上燃烧,仿佛吸尘器一样,吸取着漆黑大剑上所沾染的人性之恶的力量。
  
  对于方正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精细的工作,就好像用小刀削去果实那粗糙的外壳,然后将这些外壳逐渐砸碎,分解成比较容易燃烧的柴火,接着丢入火堆之中———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确保自己的深渊之火能够在受控制的情况下消化这些有毒的柴薪,将其转化为强大的能量。
  
  他在干什么?
  
  隐藏在远处的树荫里,阿塔兰忒好奇的观察着那个骑士。她还以为对方会去什么地方,但是没想到在找到他的时候,却发现他握着大剑,仿佛老僧入定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
  
  鲜红的火焰忽然爆发,笼罩了骑士的身体,接着伴随着火焰的消逝,只见原本覆盖在骑士身体上的盔甲消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有着黑发的年轻男子………居然是他?
  
  在看清楚那张脸之后,阿塔兰忒大吃一惊,她当然不会忘记这个男人,那一天自己遭遇偷袭时,正是这个男人配合assassin对自己发起了进攻,还差一点儿就杀死了她。
  
  而他居然是那个骑士?开玩笑吧!
  
  但是不管如何,我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阿塔兰忒举起长弓,瞄准了那个闭着眼睛的黑发男子。
  
  这就当做是回礼,去死吧!
  
  一面低声的诅咒着,阿塔兰忒一面松开了手指。
  
  转眼之间,积蓄了强大力量的箭矢就这样穿过森林,向着眼前的目标飞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