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次元法典 > 第二百一十章 方正的决定
<!--内容开始-->    “你和威尔艾米娜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安顿好伤势颇重的威尔艾米娜之后,夏娜就立刻找到了方正,气势汹汹的质问道。而面对夏娜的质问,方正则是耸耸肩膀。
  
      “很简单啊,我看她不顺眼,她看我不顺眼,然后她还想要抢我的东西,我就和她打了一架………还有什么问题吗?”
  
      “可………”
  
      面对方正的回答,夏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事实上整个事情的过程,之前她已经听威尔艾米娜说过了,对于威尔艾米娜强行要求拿走零时迷子这一点,夏娜也是无法理解。但最大的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威尔艾米娜在夏娜面前明确表露出的,对方正的敌意。
  
      “那个男人是个非常危险的存在,你不能够继续待在他的身边,这会对你身为火雾战士的使命造成阻碍是也。”
  
      面对威尔艾米娜的警告,夏娜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想要告诉威尔艾米娜,自己待在这里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要求,而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她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所以才会待在这里来提升自己的力量。可是威尔艾米娜却是这么说的………
  
      “那不是我们所期望的火雾战士应有的姿态,你只要按照你该走的路毫无疑问的继续前行即可是也。”
  
      可是方正的表述却是另外一回事。
  
      “每个父母都曾经期望他们的孩子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但是终究会走上什么样的路依旧取决与孩子自身不是吗?牛不低头硬要按它喝水,这是什么毛病?”
  
      “哎……………”
  
      听到这里,亚拉斯托尔也是不由的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威尔艾米娜是抱着什么样的觉悟和使命感来抚养夏娜的。亚拉斯托尔也曾经认为威尔艾米娜是正确的,她很努力的将夏娜抚养长大,让她获得了知识与力量。对于威尔艾米娜来说,那个时候的夏娜就是最理想的存在。
  
      但是方正完全不同,他认为人在路途之中是会一直改变,成长的。所以他对夏娜的教育方针和威尔艾米娜几乎完全相反,前者是希望夏娜能够针对各种各样不同的状况来吸取经验教训,从而有所改变。但是后者却认为只要夏娜能够保持最初那副不被玷污的,纯洁无垢的至高之人的样子便足矣。
  
      双方的看法天上地下,一个南极一个北极,根本没有丝毫交际点。
  
      用官方的说法就是“双方充分并且坦诚的交换了各自的意见,并且就分歧达成共识”。
  
      用比较容易明白的说法就是“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理由和动机,我能理解为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他喵的就是不能也不会接受。”
  
      所以亚拉斯托尔也看出来了,方正对于威尔艾米娜所表露出来的明白无误的憎恶并非是出自对她冷淡性格或者火爆做法的反感。而是正因为知道这个女仆是抱着多么激烈的使命感,所以才油然而生产生的愤怒。
  
      说句不好听的,你他喵的就是为了世界和平去培养孩子,也没道理要求孩子就必须和你想象的一样不是?
  
      而与方正一样,威尔艾米娜也同样固执。她受到自己旧友的委托,曾经暗自发誓要用自己的一切培养出最适合“天壤劫火”这个称号的伟大火雾战士,她绝对不允许这个孩子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因为这是她的使命,她的责任,更是她对逝去亲友责无旁贷的承诺。
  
      所以这完全不是因为误会或者误解而产生的冲突,相反,这是建立在双方对于对方的理由和做法充分交换了意见,进行理解的基础上才产生的分歧。因为彼此绝对不能接受对方的做法,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大打出手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夏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方面,她对从小抚养自己长大的威尔艾米娜情同母女,而另外一方面,她也不同意威尔艾米娜对方正的看法。因为夏娜很清楚,自己在接受方正的教导之后有了多么大的提升,她不会因为对威尔艾米娜的感情就否认这一点。而且之前在对战“悼文吟诵人”的战斗之中,夏娜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提升和变化。所以,她对于威尔艾米娜的这种说法,是绝不同意的。
  
      “小的时候,我母亲曾经希望我成为一名钢琴家。”
  
      但是让夏娜没想到的是,方正忽然话锋一转,说起了别的事情。
  
      “当时我家的情况有些复杂,具体的就不多说了,总而言之呢,她希望我成为一个钢琴家,然后击败我的父亲………多半是电视剧里八点档的无聊剧情。说实话,最初我还是很认真的,因为毕竟母子两相依为命,母亲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好了。所以每天我都在苦练钢琴,天不亮就开始练,然后一直练到天黑,练到手指都起泡了………嗯,大家都这样,其实也不奇怪。”
  
      “……………………”
  
      听到这里,夏娜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
  
      “一开始我还蛮顺利的,也算是年少成名吧,毕竟多少也继承了点儿父亲的天赋。但说实话,我那个时候其实不怎么喜欢钢琴,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这么做,母亲会很高兴。而事实也是,每次当我获得比赛胜利的时候,母亲就会夸奖我,我也觉得很骄傲和自豪。对我来说,钢琴不是什么爱好,而是使命。是母亲赋予我的,必须击败我父亲的使命。”
  
      “……………然后呢?”
  
      这一次,夏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事实上她也猜到了答案。
  
      “我赢了,为了母亲的理想,我还是进入了决赛,然后和父亲对决接着我获得了胜利。不过母亲并不认可,因为我选的是古典主义音乐,而父亲则是印象主义音乐………母亲希望我在印象主义的领域打败他,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古典主义多一些。”
  
      说道这里,方正耸耸肩膀。
  
      “就这样,我被母亲踢出家门了。”
  
      “………哎?”
  
      面对这个结局,夏娜不由一愣。
  
      “为什么?你不是赢了吗?”
  
      “没错,我赢了。”
  
      方正点了点头。
  
      “但是我母亲不是这样认为的,她希望我用印象主义击败父亲,而不是古典主义。但没办法,我更擅长古典派。所以她在发现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印象派上击败父亲之后,她就放弃了我,去寻找下一个她认为可靠的素材。”
  
      说道这里,方正冷哼一声。
  
      “归根结底,她希望看到的不是我的胜利,而是一个能够在印象主义领域击败父亲的人的胜利。所以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如果我做不到她所期望的,那么即便我做的再好,对她来说也是毫无价值。”
  
      “………………………”
  
      听到这里,夏娜和亚拉斯托尔都沉默了,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方正如此看不惯威尔艾米娜。因为对方就和自己那个母亲一样,只允许孩子做出和自己期望的一样的举动,一旦有所偏离,那么不管夏娜做的有多好,对于威尔艾米娜来说都没有什么价值。
  
      因为那不是威尔艾米娜所期望的。
  
      这就是为什么方正直接抄起拳头打上去的理由。
  
      “不过塞翁失马,我在那之后不用再弹钢琴了,果然还是敲键盘的感觉更舒服一点儿………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但是,我现在想要说的可不是这个。”
  
      说道这里,方正望向夏娜。
  
      “亚拉斯托尔,你之前说火雾战士大多数都是为了向红世之徒复仇而投身其中的吧。”
  
      “啊………是这样没错。”
  
      面对方正这个忽然转了一百八十度弯的问题,亚拉斯托尔不由愣住了,他完全搞不清楚方正在想什么,不过还是给出了答案。
  
      “火雾战士对红世之徒的态度我差不多了解了,那么他们对人类的态度呢?”
  
      “这……………”
  
      不知道为什么,亚拉斯托尔忽然感觉,方正这个问题似乎隐藏着什么含义。
  
      “………事实上,也有很多人协助火雾战士工作,他们大多在外界宿里负责一些情报方面的工作,当然,也会有人………”
  
      “那是和火雾战士有关系的人吧,我问的是火雾战士对普通人的态度。”
  
      “………因人而异吧。”
  
      “是嘛。”
  
      听到亚拉斯托尔的回答,方正点了点头,接着他望向窗外,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
  
      “我要离开御琦市。”
  
      “哎?”
  
      面对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夏娜和亚拉斯托尔都愣住了,他们完全不明白方正是通过什么逻辑得到这个答案的。
  
      “你要离开?要去哪里?”
  
      “总而言之,先带着蒂丽亚去周游世界吧。”
  
      方正这么做并非是心血来潮,夏娜和亚拉斯托尔并不清楚,在方正与威尔艾米娜交战之前,对方曾经提到过一个叫做“化妆舞会”的组织,而就在那个时候,方正的预言法术再一次发动,虽然预兆依旧不那么清晰,但是方正可以肯定,自己灵魂石接下来的部分,与这个化妆舞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所以方正打算离开御琦市,去寻找化妆舞会的下落。不仅如此,通过和威尔艾米娜的战斗,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局势也产生了一定的怀疑和兴趣。原本在方正看来,所谓的火雾战士应该是和蜘蛛侠或者蝙蝠侠之类的黑暗英雄差不多的存在,但是现在看样子………他们和人类之间的关系似乎更加复杂一些。
  
      也许和变种人差不多?
  
      不仅如此,方正在冥冥之中还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他能够做些什么的话,说不定自己在这个世界能够获得更大的收益………<!--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