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866章 年轻真好

第866章 年轻真好

对于金陵而言,十二月已经算是入冬了。
  
  满山的红叶已经退去,遗留在地上的是满地落叶的枯黄,但若是放眼望去的话,依旧还是能从那山上看到一片片的翠绿。对于那些针叶林来说,冬天正是它们的主场。
  
  因为家住的近的缘故,偶尔不是很忙的时候,陆舟时常会换上运动服,来这一带晨跑或者是晚跑。
  
  对于他来说,这里就像是他的后花园一样,要问谁比他更熟悉,大概也就是那些从技术角度将这一带摸清、负责他安全工作的人了……
  
  “……我记得来参加学术会议的与会者里好像有人组织登山活动,你怎么没和他们一起去?”
  
  法尔廷斯:“……我一个老头子和年轻人有什么可玩的。”
  
  陆舟提醒了一句说道:“我也是年轻人。”
  
  法尔廷斯沉默了一会儿,用无所谓地语气说道。
  
  “……好吧,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
  
  陆舟:“……”
  
  人老了毕竟体力跟不上,才刚刚走到了半山腰,法尔廷斯教授就有些喘了。伸手解开了风衣的扣子,将戴在头顶的圆顶帽摘了下来,回头朝着已经走过的石阶路望了一眼,看着空荡荡的山路,他喘了几口气说道。
  
  “这里……好像没什么人?”
  
  “毕竟已经是十二月下旬了,”停下了脚步,陆舟一只手撑了下膝盖,一只手从背后的登山包上摸出水瓶喝了口,抹了下嘴继续说道,“天气这么冷,又不是节假日,很少能看见游客的身影。想看最美的紫金山,得等十月初的时候。那会儿漫山遍野都是金黄,等风一吹像海浪一样。”
  
  法尔廷斯眉毛挑了下,似乎是有点儿感兴趣的样子。
  
  “看样子你经常来?”
  
  陆舟笑了笑说:“我别墅就在半山腰上。”
  
  法尔廷斯:“……”
  
  虽然他是马普学会数学研究所的所长,但他的积蓄显然并不够他把房子盖在风景区的边上……
  
  不过,这些其实都无所谓了。
  
  到了这个年龄,无论是房子还是车子,对他来说也早已经没有任何值得追求的价值了。
  
  休息了一阵子之后,两人继续前进。
  
  在山上接着走了一阵子,法尔廷斯教授已经喘的有些厉害,虽然看这倔老头的样子似乎还想坚持,但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陆舟只得推说时间不早了,再往山上走不但下来的时候不方便,而且也没什么可看的风景,这才劝住了这位老先生。
  
  两人停在了半山腰的休息区,陆舟找到了一家熟悉的馆子,和老板打了声招呼之后,让他帮忙弄了条烤鱼和啤酒一起端到了桌上。
  
  坐在栏杆旁边的石桌上,两人一边吃着烤鱼,一边闲聊了起来。
  
  “这里的烤鱼比昨天晚上酒店里的要美味……它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开了一罐啤酒,陆舟笑了笑说道,“在华国很多小餐馆都能看到,一般来说就叫烤鱼,或者万州烤鱼。做法基本大同小异,区别只是配料有点儿差异,下饭很合适,尤其适合下酒吃……说起来,你能喝吗?”
  
  法尔廷斯教授淡淡笑了笑,枯瘦的手指扣开了易拉罐的拉环。
  
  “有不会喝酒的日耳曼人吗?在我居住的乡下,去超市也许没那么方便,但一定能找到喝酒的小酒馆。”
  
  陆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是吗?我去柏林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
  
  “因为那里是市中心,就不是享受生活的地方,”喝了一口啤酒,法尔廷斯教授伸手抹了下嘴,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山路。
  
  天边已经渐渐泛起了昏黄,在丛林的边缘拉出了一道道薄纱似的光晕。看着那美丽的景色眯了眯眼睛,老人从兜里摸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说起来,山顶还有多远?”
  
  陆舟想了一会儿,回答道。
  
  “照刚才的速度,大概还得走两个小时。”
  
  法尔廷斯教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略带遗憾地叹了口气。
  
  “那我恐怕是上不去了。”
  
  听到这句话,陆舟沉默了一会儿。
  
  虽然感觉这位老先生似乎话里有话,但此刻他也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才好,只能宽言安慰了一句,并且将话题带向了不那么沉重的地方。
  
  “没关系,机会还有很多,下次我们可以早点出发。”
  
  然而,不知道是并没有领会到他的好意,还是对这份沉重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眺望着天边夕阳的法尔廷斯教授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缓缓开口说道
  
  “时间是不等人的,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所剩无几的人而言,几乎是一边数着那些尚未做完的事情,一边数着自己剩下的日子在活了。”
  
  在时间的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
  
  无论是国王还是农夫,在最终的那一刻来临之际,都只能平等地面对着死亡。
  
  停顿了大概半分钟那么久,老人从远处的夕阳收回了视线,目光重新落回到了陆舟的脸上。
  
  “现在的你,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上帝……或者说最接近真理的人。自从格罗滕迪克先生去世之后,我是第一次如此觉得,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这么一个人,他有可能知晓我们所有人都渴望知晓的答案。”
  
  陆舟:“……谢谢你的夸奖。”
  
  “不是夸奖,是忠告……当然,也包含了一个糟老头子的祝福,”深深的看了陆舟一眼,法尔廷斯教授继续说道,“不管我能不能看到那一天,希望你不要放弃。如果有谁可能真正解决这个难题,大概只可能是你。”
  
  说到这里,这位总是不苟言笑、动不动就讽刺人的日耳曼老头,忽然扯了下干裂的嘴角,用像是在开玩笑似的口吻,开口说道。
  
  “……要是那天我已经不在了,记得留一份放在我的墓碑上。但千万记得别让我等得太久,我怕有什么东西会从我的墓碑下面爬出来,去你那里敲门。”
  
  沉默地喝着酒,陆舟忽然笑了笑,开口说道。
  
  “墓碑还是算了,我发誓不会让你等的太久……最晚三年,三年之内,我肯定能找到这座迷宫的出口。”
  
  “三年?”
  
  被陆舟这句话给逗乐了,法尔廷斯呵呵笑了笑。
  
  摇了摇头,他看向山顶的方向,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年轻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