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692章 你们还缺人吗?

第692章 你们还缺人吗?

招标大会结束后的次日。
  
  同样是那个大礼堂。
  
  站在大礼堂的正前方,陆舟用洪亮而平稳的声音,为哈工大的学子们带来了一场关于计算材料学的讲座。
  
  “……计算材料学的优势在于我们能够通过计算避免许多不必要去触碰的错误,并且摆脱传统意义上的科学直觉,用更理性的视界去发现我们所需要的答案。”
  
  “以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理论模型为例,我将简单地阐述泛函分析等数学理论在计算材料学领域的应用……”
  
  台下黑压压的一片,肩膀挨着肩膀,甚至还有人坐在了地上。
  
  在听闻这场报告会的消息之后,不只是哈工大和附近大学的学生们,甚至是一些已经毕业多年,在附近研究所就职的从事材料研究所的研究员,也都赶来了这里。
  
  为了维持现场的秩序,哈工大这边几乎把半个保卫处的人都拖过来了。虽然这场报告会给这里的老师添了不少麻烦的样子,但看邹院士脸上的表情,还是相当的开心的。
  
  为了回应他们的这份热情,陆舟也是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投入到了这场讲座之中。
  
  关于他今天所讲述的内容,也就是电化学界面结构的理论模型,在计算材料学领域与表面化学领域都曾经引发过相当程度的轰动,而他自己也因此获得了德国化学学会授予的霍夫曼奖章,以及几名诺贝尔奖得主的联合提名。
  
  无论是这套理论本身,还是他在报告会中阐述的数学方法,对于一名从事材料学研究或者应用数学研究的学者而言,都是相当具有启发意义的。
  
  因此,坐在礼堂内听着的人,也都听的很认真。
  
  不管能不能听得懂,重要的地方一定会做上笔记。
  
  无论是学生还是教授。
  
  无论是化院的,还是来凑热闹的数院的……
  
  讲座从上午十点一直开到了下午一点。
  
  原定于十二点半结束的讲座延时了半个小时,不过中途却只有不到十个人离席。
  
  随着讲座结束,整个礼堂顷刻间被雷鸣般的掌声填满,几乎要将整个屋顶掀翻过去。
  
  看着台下的师生们,陆舟笑着点头致谢,随后便往台下走去。
  
  讲了一上午,不只是听的人饿得不行了,在台上讲的人也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跟随着接待人员的脚步,陆舟从礼堂移步到了学校的食堂。
  
  在顶楼的教职工用餐区,学校这边为他准备了一桌宴席。
  
  “陆教授啊,这一杯我替哈工大的学子敬你!感谢您为我们哈工大的学子们,带来的这场精彩的讲座!”
  
  “邹院士客气了,”和邹院士碰了下杯,陆舟谦虚地笑了笑,继续说道,“不知道下午是否方便带我参观一下您的实验室?”
  
  “哦,我差点给忘了,”干掉了杯子里的酒放下,邹院士一拍脑袋,呵呵笑了笑说,“这事儿好说,陆教授对我的研究这么感兴趣,我当然是热烈欢迎!等这午饭吃完了,我就带您过去!”
  
  陆舟笑着说道:“谢谢,您太客气了。”
  
  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离开了食堂。
  
  走在前往实验室的林荫小道上,邹院士笑着问道。
  
  “您觉得哈工大的环境如何?”
  
  视线越过了路旁的树荫,看向了不远处的图书馆,陆舟笑了笑说道。
  
  “是一座工科氛围很浓郁的大学。”
  
  “毕竟我们培养的,都是未来国防领域的人才,工科专业也算是我们学校的强项了。”说到这里,邹院士停顿了片刻,继续笑了笑说,“如果有机会的话,还希望陆教授多来咱们学校举办些讲座。”
  
  陆舟笑着点了下头。
  
  “一定。”
  
  在一路上,邹院士倒是也没有邀请陆舟留下来任教,毕竟他也知道这不太现实。
  
  连燕大和水木抛来的橄榄枝都不放在心上,相比之下哈工大这座差点被“开除C9”的九强弱者,实在没什么底气能请来这尊大神。能够结个善缘,请他过来办几场讲座,已经很不错了。
  
  至少就刚才那场讲座的水平而言,即便是邹院士自己听着,也受益匪浅。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六层多高的建筑旁。
  
  在穿过了门禁之后,邹院士将陆舟带进了实验室的里面。
  
  “这里就是我和你说的,关于那个仿生学假肢的实验室,包括我的HA/Ti生物复合材料的项目组,都在这里面工作。还有震旦大学那边的研究团队,偶尔他们也会过来这里和我们的项目人员进行交流。当然,他们负责的主要是神经接口那一块,我们负责解决材料和机械问题……就是这里。”
  
  推开了一扇门,邹院士带着陆舟走进了实验室内。
  
  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站在实验器材旁边的两名研究员不由回过头去。
  
  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邹院士的时候,两人正准备打声招呼,不过很快却是不约而同的注意到了站在邹院士旁边的陆舟。其中那个戴眼镜的研究员脸上顿时浮现了惊讶的表情,紧接着便激动地上前两步开口道。
  
  “您……您是陆舟?”
  
  “嗯……是我,”被这家伙的热情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但陆舟还是友好地笑了笑,“我在这里不会打扰到你们工作吧。”
  
  “不会不会,快请坐,我去泡杯咖啡。”
  
  “不不不,不用了,我只是跟着邹院士来参观下,不会待太久。”
  
  总算是让那个激动的研究员冷静了下来,陆舟跟着邹院士往实验室里面走去,很快在一座长宽约莫一两米的透明容器内,看到了一副充满机械质感的手臂,安装在一个圆形的金属底座上。
  
  看着这只机械手臂,陆舟脸上浮现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这玩意儿能动吗?”
  
  邹院士笑着说道。
  
  “当然可以,虽然还有些地方需要调整,但基本上还是能用的……要试试吗?”
  
  “请务必让我感受一下。”
  
  用于操控这只机械手臂的装置,是一个约莫有保温杯长度的空心金属圆环。将圆环从侧面掰开之后,陆舟像穿戴击剑用的护臂一样,将它戴在了胳膊上。
  
  在那个戴眼镜的研究员的调试下,很快陆舟感到肘关节处一阵微微的刺痛,不过很快就感觉不到了。此刻两根细小的探针已经刺入了肌肉中,开始收集从胳膊传导向小臂的神经信号。
  
  “可以了吗?”
  
  “已经可以了,”在旁边的电脑上敲下了几个按钮,屏幕上浮现出了一条如同心电图般上下波动的线条,重新直起身来的研究员看向了陆舟,笑着说道,“您试着挥一下拳。”
  
  照着他说的那样,陆舟试着朝着前方挥了一拳。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应该向前挥出的手臂并没有动,或者说仅仅只是贴着衣角微微抖动了一下。取而代之的是,距离他大概四五米远外、安装在圆形底座上的那只机械手臂,以均匀的速度笨拙地向前方挥了一拳。
  
  见到这一幕,陆舟脸上感兴趣的神色愈发强烈了,向自己那“失去知觉”的手臂看了一眼。
  
  “……是阻断了神经信号的传递吗?”
  
  说着的同时,他用左手试着在右手的手心掐了一把。
  
  emmm……
  
  痛觉还是存在的。
  
  这就很奇怪了!
  
  站在旁边的研究员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与其说是阻断倒不如说是干扰,毕竟这玩意儿只是用来收集实验数据的,算不上什么成熟的技术……事实上只要你的神经细胞足够活跃,还是能够把手抬起来的,顶多会感觉有些乏力,就好像刚刚做完50公斤的无氧一样。”
  
  “我大概做不了五十公斤的有氧……不过,很有意思的发明。”陆舟试着又做了几组动作,有的那只机械臂可以还原出来,有的则仅仅只是抽搐了两下。
  
  看来确实如这位研究员所说的,这项技术目前还相当的不成熟。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项技术的潜力也是相当巨大的。
  
  与放大人体动作的外骨骼不同,这种设备能够在人本身不需要动的条件下,仅仅只是依靠神经电信号与数字信号的转换,就能够操作远离人体之外的机械设备。
  
  如果这项技术能够发展成熟的话,不仅能够在医疗器械领域大展拳脚,在很多特殊的领域都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邹院士摇头道:“算不上发明了,神经旁路系统最早在16年4月份就出现在《自然》上了,我们这个项目也算是一种对该系统的分支研究。就我所了解的,麻省理工那边大概是走在最前面的,而且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倒不如说,我们这边才是追赶者。”
  
  “谁是追赶者或者引领者并不重要,”摘下了这套设备,陆舟摸了摸胳膊上的两个细小的针孔,“如果能够无痛连接就好了……这玩意儿扎的还挺深的。”
  
  站在旁边的研究员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这本来就是给截肢者用的,一般戴上去也不会随便取下来。”
  
  陆舟笑了笑说:“我倒是觉得这项技术的适用人群并不一定得拘泥于截肢者,如果在脊椎处装一个这玩意儿,岂不是能远程操作一整台机器人?”
  
  邹院士笑着说:“您的想法倒是挺有趣,但实现起来恐怕不是一般的困难。且不说脊神经的信号处理起来比躯干神经复杂百倍不止,这种关乎到全身健康安慰的神经中枢,也不是能随便在上面做实验的。”
  
  陆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
  
  将设备还给了那名研究员,陆舟在实验室里转了一圈。
  
  差不多要逛完这里的时候,走到了研究所大门口的陆舟忽然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旁边的邹院士。
  
  “对了,邹院士,我还想问您一件事情。”
  
  邹院士问:“什么事?”
  
  陆舟不好意思笑了笑。
  
  “你们这个项目……还缺人吗?”